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
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注册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内容
乡间烟事
2019-06-26    来源: 三门峡日报 移动用户编发smxsjb至10658300订三门峡手机报,3元/月,不收GPRS流量费

    一杆杆金黄色的烟叶被二叔笑着从烟房里拿出来,苦涩浓香的烟草味儿便四散开来。五爷赶紧搓上一片叶子,压入烟锅,吧嗒吧嗒地吸上几口,连声说:“不赖,不赖……”岁月经年,故乡烤烟出房的场景,清晰如昨。

    20世纪八九十年代,烟叶种植是我们乡间人家主要的收入来源。春节前后,乡邻便开始合计着种烟的事,那早已选好的烟叶种子,被揣在还未脱去的暖和冬装里,借着体温焐新芽。种子生芽的同时,就要开始整理烟町,填装粪土,糊制作为土床的纸筒。烟苗入床前,需要洇水保墒,我们家乡属旱塬,水资源极为缺乏。为了抢到一罐水,乡邻们早早地起床来井边排队绞水,来的晚了,就只有到道路崎岖的下沟拉水了。下完烟苗,在村子周围的洋槐坡砍来拇指粗细的烟撑子,在烟町上依次弯成弓形,用塑料布覆盖,四周土块压实。这样,烟芽才算是安置好了。这时,如果你站在村头的鹿山顶上眺望,周边村子洁白的烟町尽收眼底,它们像一片片洁白的云朵簇拥着村庄,又像是一条条春天献给村庄的洁白哈达,充满着圣洁的祝福。

    农历四月中旬,烟町里的烟苗长到了一拃高,就到了往大田移栽的时候了。这时,要用铁锨沿着烟町底部,把烟苗带土铲掉,小心地放进挎篓或篮子里带到大田间栽种。栽种时要点入肥料,如果家里有榨油剩下的葵花、油菜的油饼,还要将油饼砸成小碎块一并点入。

    农历五月至七月,万物勃发,雨水充足,烟叶进入旺势的生长期,这时的烟田管理主要是掰芽子、掐顶,保证主叶养分不散失。为了预防蚜虫等病虫害,还要多次对烟叶进行打药。打药时节烟田湿热难耐,稍有不慎,药雾便会随着汗腺进入体内,一不小心就会导致中毒事件发生,需要特别的小心。

    到了农历八月,烟叶开始自下而上渐次变黄。烟叶成熟了,是必须要及时采收的。遇到阴雨连绵的天气,泥浆淹过脚踝,到烟田里拉烟的架子车常常深陷坑滩,难以成行。不能用架子车拉的地块,乡亲们只能用挎篓背,艰难地在雨里泥里滚爬。烟叶撇下来,要编到烟杆上,才能装入烟房炕烧。

    那时,村里几乎每家都有炕烟的烟房,而我家因为父亲在外教书的缘故,一直是种烟小户,没有烟房。收好烟后,父亲要找村里关系好的人家,趁着人家的烟房烧炕。不贴工夫、不贴人,只送几篮子煤就可以了,乡邻们从不计较什么,实诚得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烟叶分拣也很重要,有几十个等级,需占用大量时间,要全家老小齐上阵。这时候,你走进村子,无论见了谁,问的最多的是:“烟拣完了没有?”无论你走进谁家,都会看见屋里摊满了正在分拣的成堆的烟叶。整个小山村变成了一个烟的世界,只等乡里烟站开始收购的通知。

    我曾跟着父亲、二叔去卖过几次烟。卖烟的人很多,场面壮观,一车一车排着长队。烟叶的种植,给乡亲们带来了不菲的收入,那一沓沓渗透着血汗的钞票,温暖着故乡人苦寒的日子,缩短着他们追逐美好生活的征途。

    到了农历十月下旬,天气渐凉,种烟的农事彻底结束。而故乡的人们,也即将迎来这一年中最闲适的冬日时光。他们聚在一起唠叨着乡间农事,诉说着生活的苦辣酸甜,回味着口里的烟草味儿,苦涩而又芳香绵长……

分享到:
作者:□高鹏远

相关新闻

最新新闻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