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
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注册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内容
换 地
◆苏龙
2019-06-26    来源: 三门峡日报 移动用户编发smxsjb至10658300订三门峡手机报,3元/月,不收GPRS流量费

    自开展乡村建设和精准脱贫工作以来,我们部门一直是驻扎A村的网格单位,主要参与美丽乡村建设和帮助贫困户脱贫工作。

    在一个风和日丽、瓜果飘香的早上,我和我的贫困帮扶户老莫走在田间地头,了解他家的草皮种植和苗木生长情况。

    好容易跑完了几块地,有些累了,两个人就坐在田坎边歇息。老莫掏出了烟袋,卷了烟卷,叼在嘴边,我赶忙摸出打火机帮他点上火。

    他用力“吧嗒”了一口烟,仰头惬意地吐出几环烟圈。

    他好像考虑了好久似地,砸吧两三下嘴巴,说:“小苏你不是喜欢听人讲故事吗?咱手头正好有一个,是真实的。”

    在村里待的时间长了,老莫也知道我平素喜欢舞文弄墨,收集些故事素材。

    “好啊,说来听听。”我一下子来了劲头,人也不觉累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几个月前的一天,天还黑漆漆的呢,估计咱坡里的多数人还在梦香里。”

    在烟幕袅袅中,老莫的故事徐徐展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胡老二,你给老子滚下来!”

    老莫被震雷般的声音惊醒了,赶忙翻身下床,冲到窗口探头望,是村里人称“拼命三郎”的阿牛仰着头,两只手拍打着老杨桃树,大吼大叫,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村屯组长胡老二屁颠屁颠地从自家楼上一溜烟冲下来,跑出大门口,喘着大气问:“阿牛,好久不见了,啥事?”

    阿牛收回手,挺起圆溜溜的肚皮,一手叉着腰,一手指着不远处新建的垃圾池,厉声问:“这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胡老二一拍脑瓜,“哎”一声笑了:“我以为出了啥火烧屁股的大事呢。”

    阿牛大眼一瞪:“啥?占了我家的菜地还不是大事?!”

    胡老二陪着笑脸说:“我给你讲,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阿牛打断了他的话:“都这样了,解释有个鸟用!”

    胡老二好不容易接上话:“是我跟你老爹商量后……”

    阿牛不听,指着一块绿油油的菜地叫:“怎么不用你家那块地?仗着你是组长,欺负人是不是?!”

    胡老二摇摇头说:“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?是我跟你爹商量后……”

    阿牛歪着脖子,阴沉着脸嚷嚷:“我不听,我不听!”

    胡老二苦笑:“天地良心,我胡老二真没有白白占用你家的菜地。”

    阿牛没好气说:“有人告诉了我,还有假?!”

    也怪不得阿牛对胡老二耿耿于怀咧。前些年,阿牛眼馋邻居被列为贫困户享受各种政策性帮扶,仗着自己跟胡老二是小时候摸着屁股长大的铁哥们,就央求胡老二帮忙。胡老二却说他们家收入不赖,他胡老二不能够优亲厚友,“村民会戳我脊梁骨骂呢”。

    发了一通火的阿牛依然不解气,他跺着脚指桑骂槐:“哪个用了我家的菜地建垃圾池的,咒他绝种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再说一遍”

    “哪个用了我家的菜地建垃圾池的,咒他绝种!”

    阿牛这回真的彻底戳中了胡老二的痛点:胡老二几代独苗单传。到了他儿子这一代,不知是儿子的缘故还是儿媳妇的原因,年龄老大了崽没生得一个。

    一向好脾气的胡老二就暴怒成一头猛狮,两眼冒火地冲向阿牛。

    两个人扭打成了一团。围观的村民们使劲劝架,哪里劝得开?!

    牛高马大的阿牛轻易就占了上风,“啪啪啪”,弱不禁风的胡老二立马鼻青脸肿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拄着拐杖巍巍颤颤赶到,喝停了双方。原来有人一看情况不妙,赶紧把阿牛的老爹给搬来了。

    牛老爹了解来龙去脉后,甩起拐杖猛抽阿牛。阿牛一面躲闪,一面冲老爹吼:“爹,你怎么胳膊往外拐?”

    牛老爹气得全身筛糠,猛跺脚,手指那块绿油油的菜地说:“臭小子,你家的菜地在那好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阿牛懵了:“啥?那不是胡老二家的吗?”

    牛老爹猛地往地上一戳拐杖:“和咱家的这块地换了!你还多赚了半分多地呢,为这事他们两口子还闹了别扭。懂了吧,臭小子!”

    胡老二手捂着肿脸解释:“当初坡里开会讨论了,想选你家的菜地来搞垃圾池,一来离生活区远,二来方便大家伙儿就近倒垃圾,再就是垃圾车清运也进出方便。”

    阿牛悔道:“唉,爹,你为啥不早说?”

    牛老爹“哼”地冷笑:“跟你说?这几年你在外打工回来过几次?我老头子都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‘乖’儿子。倒是人家胡老二过节时好菜好肉地给我端着,我病了还床前床后给把屎把尿。调换给咱家的那块菜地也是你胡二嫂帮侍弄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错了,呜呜。”阿牛一把抱住胡老二,孩子般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莫讲完了故事,低头“吧嗒吧嗒”猛地抽烟。

    我逗老莫:“该不是你瞎编的吧?”

    老莫重重点头: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大概还怕我不信,他咬咬牙补上一句:“当初就是我打电话给阿牛煽风点火的。”

    我愣住了:“啥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记仇呗,以前我要胡老二给开个办低保的证明,他黑脸训我,说我有手有脚的,靠吃低保过生活,真丢人!现在我总算想通了,胡老二,耿直!有这样的党员当咱村坡干部,是咱群众的福气。”(作者供职于广西南宁市江南区委统战部)

分享到:
作者:

相关新闻

最新新闻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