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
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注册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内容
红军树
2019-06-26    来源: 三门峡日报 移动用户编发smxsjb至10658300订三门峡手机报,3元/月,不收GPRS流量费

    坐在千年银杏树高高的枝干上,13岁的郭强目不转睛地瞅着山顶的那棵“消息树”。夏日的阳光,透过茂密的枝叶射进来, 在郭强的衣服上洒下斑斑驳驳的亮片。

    昨晚刚刚入睡的郭强,被父亲叫醒,派他到村口站岗放哨。紧接着,郭强看到六名红军战士抬着三名伤员火速进了院子,后面跟着两个女卫生员。女卫生员边跑边说:“快烧开水,马上进行手术。”父亲连忙把红军迎进窑洞,做好手术前的各项准备。母亲抱柴生火,跑前跑后忙个不停。郭强不敢怠慢,飞快地跑到村口的道路旁站岗,直至天亮。

    父亲郭爱民是地下党的联络员,经常组织群众为红军做草鞋、送干粮,给红军带路,抢救伤员。村里的少年儿童,主要任务是站岗放哨,一百米左右一个岗哨。平安无事时,就学喜鹊叫。遇到敌情时,就学乌鸦叫。“哇——”一声,说明发现敌情;“哇哇——”两声,说明敌人接近村庄;“哇哇哇——”连续三声,说明情况非常危急。

    清晨,郭强换岗回到家里,父亲郭爱民低声说,昨夜抢救的伤员中有三营营长许弘,从他身上取出五个子弹头。可想而知,昨天中午,红军路过松树岭遭到保安团袭击的那场战斗,是何等的惨烈。许弘是郭强心目中的大英雄,长征途中,率领红军消灭保安团,炸毁敌人雕堡,解救被困百姓,深受各地群众欢迎。稍事休息,郭强又开始站岗。

    风,呼呼地刮着,吹得银杏树叶沙沙作响。郭强看到山顶的那棵“消息树”不知啥时倒了,惊得他额头上冒出了虚汗。“消息树”倒了,说明在山上放哨的小伙伴发现了敌情。而在树上放哨的郭强,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这一情况及时传送出去。

    郭强轻轻地拨开树叶,发现黑压压的一行人,手握盒子枪,弯着腰,沿着崎岖蜿蜒的羊肠小道,鬼鬼祟祟,正在往山下蠕动。

    不好,保安团悄悄进村,肯定是有备而来,许弘营长有危险。郭强离敌人不足一百二十米,这个时候发出信号,很有可能暴露自己。怎么办?怎么办呢?郭强急得直挠头发。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,郭强咬紧牙豁出去了。“哇哇哇——”连学三声乌鸦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,“哇哇哇——”“哇哇哇——”一个又一个在岗哨值班的小伙伴,都发出“情况非常危急”的信号,很快传遍了全村。

    保安团团长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头戴黑色礼帽,浓眉大眼,嘴边留有八字胡。八字胡接二连三听到乌鸦叫,赶忙停住脚步,向后作了个暂停的手势。

    郭强屏住呼吸,紧紧地贴在树干上。好在,郭强的衣服颜色与茂密的银杏树叶接近,不易被察觉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八字胡用衣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,解开上衣扣,取下帽子上下扇动着。八字胡东瞅瞅西望望,没有发现异常,向前作了个手势。身后的保安团,像一个个幽灵似的又开始慢慢地向村子蠕动。

    看到八字胡和他的保安团没有发现银杏树上的自己,郭强无比紧张的心,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到村口,就听到乌鸦叫,真他妈的晦气。”八字胡骂骂咧咧,把帽子扣到头上,腆着肚子,慢悠悠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近了,离保安团不足一百米,郭强目光扫视一下敌群,共有五十二个敌人。这些敌人如果疯狂进到村里,挨家挨户搜索,许弘营长和伤员就会有生命危险。不知道在家中忙碌的父母,是否已把伤员安全转移到地窖中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谁抓到许弘,赏大洋二十块!”八字胡扬了扬手中的盒子枪,向身后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郭强听到“许弘”二字,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。看样子,这些无恶不作的敌人真的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近了,离敌人不足八十米,郭强头脑越发清醒,当务之急就是要想方设法拖住敌人,为伤员安全转移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,怎样才能巧妙地拖住敌人?郭强苦苦地思索着。正在这时,郭强的耳旁传来嗡嗡之声,左边大约十五米的桐树上,有个锥子形的大蚂蜂窝映入了他的眼帘。在蜂窝的口部,一只只蚂蜂出出进进,飞来飞去,宛若赶集似的。瞬间,一个念头在郭强的心头升起,对!利用这个大蚂蜂窝来对付这群凶悍的“黑衣队”。

    从小跟着父亲在山上放牛,郭强练就了一门绝技。三十米内的野兔、山鸡都逃不过他手中的弹弓。

    郭强从衣兜里掏出弹弓和石子,选好角度,瞄准蚂蜂窝顶端最细的部位,随时准备发射。

    近了、近了、更近了,离敌人不足五十米、三十米、十米。敌人离蚂蜂窝的垂直方位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就在敌人走到桐树下的那一刹间,郭强拉开弹弓,用力发射出去。那石子像长了眼睛,不偏不倚,正好射中靶心。只听“啪——”的一声响,蚂蜂窝在敌群中落地,摔得四分五裂。受到惊吓的大蚂蜂,“轰”地腾空飞起,嗡嗡嗡地叫着,纷纷散落到敌人的身上,蜇得敌人有的拍头,有的拍脸,有的拍胳膊,有的拍屁股,蹦蹦跳跳,疼得哇哇直叫。

    这时,村南传来“叭叭,叭叭叭……”的声音,村北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。郭强知道,这是小伙伴们在洋铁桶里燃放鞭炮,故意迷惑敌人。

    “啊?枪声,枪声!红军来了,快跑呀,被红军包围就没命啦。”八字胡喊着跑着,身后乱作一团的敌人,狼狈地向山上逃遁。

    望着敌人远去的背影,郭强心花怒放,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。

    这棵千年银杏树,位于伏牛山腹地的郭家村,后人称之为红军树。

分享到:
作者:□王 荀

相关新闻

最新新闻

新闻排行